古事記 下巻 第二十三代 顕宗天皇

袁祁之石巢別命坐近飛鳥宮治天下捌歲也天皇娶石木王之女難波王旡子也此天皇求其父王市邊王之御骨時在淡海國賤老媼參出白
王子御骨所埋者專吾能知亦以其御齒可知。」
御齒者如三技押齒坐也。 爾起民掘土求其御骨卽獲其御骨而於其蚊屋野之東山作御陵葬以韓帒之子等令守其御陵然後持上其御骨也故還上坐而召其老媼譽其不失見置知其地以賜名號置目老媼仍召入宮內敦廣慈賜故其老媼所住屋者近作宮邊毎日必召故鐸懸大殿戸欲召其老媼之時必引鳴其鐸爾作御歌其歌曰

阿佐遲波良  袁陀爾袁須疑弖  毛毛豆多布  奴弖由良久母  淤岐米久良斯母

於是置目老媼白
僕甚耆老欲退本國。」
故隨白退時天皇見送歌曰

意岐米母夜  阿布美能於岐米  阿須用理波  美夜麻賀久理弖  美延受加母阿良牟

初天皇逢難逃時求奪其御粮猪甘老人是得求喚上而斬於飛鳥河之河原皆斷其族之膝筋以是至今其子孫上於倭之日必自跛也故能見志米岐其老所在 志米岐三字以音故其地謂志米須也天皇深怨殺其父王之大長谷天皇欲報其靈欲毀其大長谷天皇之御陵而遣人之時其伊呂兄意冨祁命奏言
破壞是御陵不可遣他人專僕自行如天皇之御心破壞以參出。」
爾天皇詔
然隨命宜幸行。」
是以意冨祁命自下幸而少掘其御陵之傍還上復奏言
既掘壞也。」
爾天皇異其早還上而詔
如何破壞。」
答白
少掘其陵之傍土。」
天皇詔之
欲報父王之仇必悉破壞其陵何少掘乎。」
答曰
所以爲然者父王之怨欲報其靈是誠理也其大長谷天皇者雖爲父之怨還爲我之從父亦治天下之天皇是今單取父仇之志悉破治天下之天皇陵者後人必誹謗唯父王之仇不可非報少掘其陵邊既以是恥足示後世。」
如此奏者天皇答詔之
是亦大理如命可也。」
天皇崩卽意冨祁命知天津日繼天皇御年參拾捌歲治天下八歲御陵在片岡之石坏岡上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