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事記 下巻 第二十代 安康天皇(二)

於是大長谷王以矛爲杖臨其內詔
我所相言之孃子者若有此家乎。」
爾都夫良意美聞此詔命自參出解所佩兵而八度拜白者
先日所問賜之女子訶良比賣者侍亦副五處之屯宅以獻所謂五村屯宅者今葛城之五村苑人也 其正身所以不參向者自往古至今時聞臣連隱於王宮未聞王子隱於臣之家是以思賤奴意冨美者雖竭力戰更無可勝恃己入坐于隨家之王子者死而不棄。」
如此白而亦取其兵還入以戰爾力窮矢盡白其王子
僕者手悉傷矢亦盡今不得戰如何。」
其王子答詔
然者更無可爲今殺吾。」 故以刀刺殺其王子乃切己頸以死也
自茲以後淡海之佐佐紀山君之祖名韓帒白
淡海之久多 此二字以音 綿之蚊屋野多在猪鹿其立足者如荻原指擧角者如枯樹。」
此時相率市邊之忍齒王幸行淡海到其野者各異作假宮而宿爾明旦未日出之時忍齒王以平心隨乘御馬到立大長谷王假宮之傍而詔其大長谷王子之御伴人
未寤坐早可白也夜既曙訖可幸獵庭。」
乃進馬出行爾侍其大長谷王之御所人等白
宇多弖物云王子宇多弖三字以音 應愼亦宜堅御身。」
卽衣中服甲取佩弓矢乘馬出行倐忽之間自馬往雙拔矢射落其忍齒王乃亦切其身入於馬樎與土等埋
於是市邊王之王子等意祁王袁祁王 二柱 聞此亂而逃去故到山代苅羽井食御粮之時面黥老人來奪其粮爾其二王言
不惜粮然汝者誰人。」
答曰
我者山代之猪甘也。」 故逃渡玖須婆之河至針間國入其國人名志自牟之家隱身伇於馬甘牛甘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