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志 魏書三十 烏丸鮮卑東夷伝 夫餘

夫餘在長城之北、去玄菟千里、南與高句麗、東與挹婁、西與鮮卑接、北有弱水、方可二千里。戶八萬、其民土著、有宮室、倉庫、牢獄。多山陵、廣澤、於東夷之域最平敞。土地宜五穀、不生五果。其人粗大、性強勇謹厚、不寇鈔。國有君王、皆以六畜名官、有馬加、牛加、豬加、狗加、大使、大使者、使者。邑落有豪民、名下戶皆爲奴僕。諸加別主四出、道大者主數千家、小者數百家。食飲皆用俎豆、會同、拜爵、洗爵、揖讓升降。以殷正月祭天、國中大會、連日飲食歌舞、名曰迎鼓、於是時斷刑獄、解囚徒。在國衣尚白、白布大袂、袍、袴、履革鞜。出國則尚繒繡錦罽、大人加狐狸、狖白、黑貂之裘、以金銀飾帽。譯人傳辭、皆跪、手據地竊語。用刑嚴急、殺人者死、沒其家人爲奴婢。竊盜一責十二。男女淫、婦人妬、皆殺之。尤憎妬、已殺、尸之國南山上、至腐爛。女家欲得、輸牛馬乃與之。兄死妻嫂、與匈奴同俗。其國善養牲、出名馬、赤玉、貂狖、美珠。珠大者如酸棗。以弓矢刀矛爲兵、家家自有鎧仗。國之耆老自說古之亡人。作城柵皆員、有似牢獄。行道晝夜無老幼皆歌、通日聲不絕。有軍事亦祭天、殺牛觀蹄以占吉凶、蹄解者爲凶、合者爲吉。有敵、諸加自戰、下戶俱擔糧飲食之。其死、夏月皆用冰。殺人狥葬、多者百數。厚葬、有棺無槨。
魏略曰
其俗停喪五月、以久爲榮。其祭亡者、有生有熟。喪主不欲速而他人彊之、常諍引以此爲節。其居喪、男女皆純白、婦人着布面衣、去環珮、大體與中國相仿彿也。

夫餘本屬玄菟。漢末、公孫度雄張海東、威服外夷、夫餘王尉仇台更屬遼東。時句麗、鮮卑彊、度以夫餘在二虜之間、妻以宗女。尉仇台死、簡位居立。無適子、有孽子麻餘。位居死、諸加共立麻餘。牛加兄子名位居、爲大使、輕財善施、國人附之、歲歲遣使詣京都貢獻。正始中、幽州刺史毌丘儉討句麗、遣玄菟太守王頎詣夫餘、位居遣犬加郊迎、供軍糧。季父牛加有二心、位居殺季父父子、籍沒財物、遣使簿斂送官。舊夫餘俗、水旱不調、五穀不熟、輙歸咎於王、或言當易、或言當殺。麻餘死、其子依慮年六歲、立以爲王。漢時、夫餘王葬用玉匣、常豫以付玄菟郡、王死則迎取以葬。公孫淵伏誅、玄菟庫猶有玉匣一具。今夫餘庫有玉璧、珪、瓚數代之物、傳世以爲寶、耆老言先代之所賜也。
魏略曰
其國殷富、自先世以來、未嘗破壞。

其印文言「濊王之印」、國有故城名濊城、蓋本濊貊之地、而夫餘王其中、自謂「亡人」、抑有似也。
魏略曰
舊志又言、昔北方有高離之國者、其王者侍婢有身、王欲殺之、婢云、「有氣如雞子來下、我故有身。」後生子、王捐之於溷中、豬以喙噓之、徙至馬閑、馬以氣噓之、不死。疑王以爲天子也、乃令其母收畜之、名曰東明、常令牧馬。東明善射、王恐奪其國也、欲殺之。東明走、南至施掩水、以弓擊水、魚鱉浮爲橋、東明得度、魚鱉乃解散、追兵不得渡。東明因都王夫餘之地。